Site Loader

..co,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!

别墅是宋北玺的,她就是一个外人,两人的不正当关系都要结束了,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再去那里呢?

而且,她现在的情绪不稳,怕回到那边以后,会忍不住去找宋北玺,一气之下去自找羞辱。

念穆知道她现在肯定不愿意回到那个地方,于是点了点头,随了她的意思,说道:“好,那陪我去吧,我也没有勇气去面对那可怜的一家人。”

李妮不解地看着她,“这件事也不想的,而且说白了,保安也不是杀的,根本没有做错,所以没有对不起那一家人。”

念穆苦笑一声,她不懂,什么都不懂……

“是啊,保安不是我杀的,但是如果我把门锁弄得更好一点,那贼就进不去了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搜索着导航。

李妮安慰着她,“别想了,这件事谁都不想的。”

念穆点了点头发动车子,往保安家里开去。

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开车,所以车子开得特别的慢,李妮坐在副驾驶座上,也不催。

因为两人心里都各有事情,所以一路上,颇为沉默。

大半个小时后,念穆把车子停在路边,根据导航显示,穿过那条窄巷子,就是保安的家里了。

半丸子头美女室内意境写真

“到了?”李妮问道。

“应该就是这里。”念穆看了一眼车窗外,发现周遭没有路标牌。

李妮点了点头,解开安带,下了车。

念穆也跟着下车,她把钥匙递给李妮后,从车的后备拿出准备好的补品,然后背上背包。

“我跟一起去吧。”李妮说道。

念穆没有拒绝,现在有点事情来让她分散注意力,也是挺好的。

两人一同穿过巷子,找到了对应的门牌号,因为保安的尸体还在法医部门那边做检查,所以现在这家只能把墙上的对联门神那些给撕掉,但还没办理真正的白事。

念穆敲了敲木板门,问着,“有人吗?”

过了会儿,一个中年妇女来开门,通红着眼睛看着她们,问道:“请问们有什么事吗?”

“那个,我能进去说吗?”念穆提了提手中的袋子,问道。

中年妇人看着她们两人都不像是坏人,于是点了点头,把另外一扇门打开,“进来吧。”

念穆与李妮一同走了进去。

中年妇人关上门后,念穆说道:“好,我是您丈夫生前工作的地方的业主,今天来,是想慰问一下您们。”

“这?”中年妇人表示不明白。

念穆也不继续解释,把手中的补品塞到她的手上,然后又从包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现金,放到中年妇人的手中,“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您就收下吧。”

中年妇人从未见过这么多钱,有些惊慌失措,“不行,您的钱我不能收。”

“没事的,您就收下吧,就当做就是给您丈夫的补偿金。”念穆见她忠厚老实的,就料到了对方不会收,所以早就想好了。

中年妇人红着脸说道:“您就别骗我了,什么补偿金,我们跟那物业反应过,他们说我的丈夫是在违规办事,按照流程要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应该是报警并且通知业主,而不是私自进入业主家里,他们说这种情况是没有补偿金的,而且还说了,要是业主追究起来,我们还得负责任,所以说这是补偿金,我不信,我知道,一定是看到了那篇报道才过来的,是好人,但是这些钱我们不能收,的确是我的丈夫做的不对,才会遭遇这种事情的。”

提及死去的丈夫,中年妇人泣不成声,把手中的东西往回塞。

念穆听着她的话,红了眼,连忙说道:“这些钱就收下吧,家里还有老人,还有孩子,这些钱拿着日子也会过得好一点,孩子要读书吧,舍得让他连学费都交不起吗?”

中年妇人怔了怔,哭得更大声。

李妮连忙帮忙安慰,“是呀大姐,就别哭了,人死不能复生,这些钱就拿着吧,为了家里的孩子跟老人,要坚强些。”

中年妇人赞同她的话,连忙擦了擦眼泪。

念穆看着她悲伤的模样,有些不忍,“就拿着吧。”

中年妇人迟疑了几秒,还是问道:“能告诉我,是谁吗?”

“我是业主,出事公寓的业主,放心,我不会投诉谁,还有,我感谢的丈夫为了保护我公寓的财产安而做出的牺牲,物业那边我会去说的,这些钱,就拿着。”念穆说道。

中年妇人一听她是业主,更加不敢收,摇头道:“不行,是我的丈夫不好,若是他的行动谨慎些,就不会弄脏的公寓,虽然不计较,但是我也不能收。”

念穆叹息一声,说道:“在我的公寓里,有着价值连城的研究,丈夫虽然牺牲了,但是保住了我的那些研究成果,有那些研究成果在,我就不会缺钱,所以收下吧。”

“对呀,这些钱对于家庭来说,有很大的帮助,快收下,就算这次不收下,以后我们还是想办法把这笔钱给的。”李妮帮忙说道。

中年妇人经过她们两人的游说,最后只好同意把这笔钱收下。

念穆见她肯收下,松了一口气,没有继续逗留,与李妮一同离开。

离开保安的家,她的心才晴朗了些,虽然能做的都是有限的,但是能够帮助到这一家,她已经心满意足。

而且,她打算在不回恐怖岛之前,她都会时时刻刻关注着这家的情况。

“幸好有帮忙,不然她肯定不会收。”念穆说道。

“说的什么话,钱是出的,我只是动动嘴皮子,不过这家人真是惨,我看见那房子里面的家具都破烂得不成样了……”李妮叹息一声,同情着那家人,“我已经好久没有到这些地方,看这些屋子了,要不是今天,我肯定以为,A市人人都是小康水平了。”

她被宋北玺照顾得太久,久到已经忘记了以前的艰难生活。

李妮想到以后离开宋北玺,自己要一个人支撑起这个家的时候,心里莫名的有些害怕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