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表演结束后,慕少凌与阮白打算送软软回去幼儿园上课。

一家三口来到停车场,慕少凌对着妻女说道:“我去拿车,们在这里等着。”

“好的,爸爸。”软软乖巧地牵着阮白的手,忽然感觉到什么,往后一看。

“怎么了?”阮白看着女儿的动作,也往后看了看,什么也没看见。

“妈妈,我觉得有人在背后看我们。”软软的直觉敏锐,可是往后一看,又没看到什么。

阮白仔细看了几眼,只有一辆辆停放的车,没看见有人,“没人啊,是不是看错了?”

软软摇了摇头,收回目光。

慕少凌开车过来,母女二人上车离开。

停车场的角落,麦云瑟走出来,看着路虎车离开的方向,目光深邃沉远。

“六王子,我们是时候离开了,不然……”一旁身材高大的保镖提醒道。

“不用说。”麦云瑟冷漠的双眸一直看着那个方向,过了好几分钟,才说道:“走吧。”

爱笑穿着白衬衫的美女秋初写真

“是。”保镖打了个响指,一台劳斯莱斯开了过来。

慕少凌与阮白把软软送回幼儿园后,两夫妻找了附近的一间餐厅吃午饭。

慕少凌点了好几个菜,都是补血的。

阮白哭笑不得,等服务员下单离开后,她抬起手看了一眼,被针刺过的地方细微得几乎看不见。

“我看看。”慕少凌握住她的手,要再检查一次。

在后台的时候他看得匆匆,只觉得被刺过的手红彤彤的,他舍不得伤害的女人,却被针刺了一下又一下的,他看得心尖郁结难受。

手里的红肿已经消散,就连针口都看不清。

阮白说道:“真的没什么,而且就那么点血,也不用吃那么多补血的东西。”

慕少凌心里想,真是他小题大做了吗?想到她流血,就想着补血。

他清了清嗓子,现在菜单已经下了,也顾不上那么多,他一本正经道:“是我想吃。”

阮白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。

作为他的妻子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慕少凌喜欢吃什么。

慕少凌凝望着她的俏皮,眼睛弯弯嘴角上扬,甜美得像一盘可口的菜肴,他的眼中盛满了宠溺跟温柔,“老婆,改变口味这种事,很正常。”

阮白轻笑,别人改变口味她还信,但是他改变口味,她是不信的。

慕少凌性子里的倔强固执在吃的方面也体现得淋漓尽致,他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口味,这是老宅的厨娘告诉她的。

阮白看着他冷峻的面容,若是换做别人,他恐怕就沉着一张脸来,也只有对着自己跟孩子,他才会一直这么温柔,她不禁想起今天在舞台上,他说的那些话,心里微微所动,“嗯,我知道,那我陪吃。”

服务生把他们点的菜一盘盘送上来。

阮白摸了摸自己的脸,她不长痘痘的,但是不知道吃完这顿后,会不会突然气血上涌,然后脸上爆痘。

她有些担心。

“多吃点。”慕少凌连夹好几块猪肝往她的碗里。

阮白看着一盘的猪肝,心里想,要是吃完,她明天会不会直接上火?

慕少凌见她不动筷子,停下动作看着她,“在想什么?”

“我在想,都要吃完吗?”阮白指了指眼前的爆炒猪肝,白菜炒猪血,排骨枸杞汤。

“能吃多少就吃多少,吃不完的,我来吃。”慕少凌说道。

阮白拾起筷子,她的食量不多,一碗饭也没吃完,就吃饱了。

慕少凌吃完自己的那碗饭,二话不说拿起她的碗,扒起剩下的饭。

她吃过的饭,他并不嫌弃。

阮白看着他把自己那半碗饭吃完,桌上的菜叶消灭得差不多,心里开始想着,回家要不要给他煲点降火的汤。

吃完饭后,慕少凌与阮白在幼儿园附近走了走,消消食。

等时间差不多到下午的时候,慕少凌送她回华筑设计工程有限公司。

阮白正要下车,却被他牵住了手。

她疑惑地回头看着他,听见男人说道:“给我一个吻。”

“嗯?”阮白疑惑的瞬间,慕少凌便自己上前索取一个吻。

他的唇上,有一股清冽的气息,仿佛刚才那些重口味的菜,他一点也没碰。

阮白沉沦在这份清冽的气息里,快要找不到边际救赎的时候,慕少凌才缓缓离开,在她的嘴角轻轻亲了一口,心满意足:“老婆,我下班后过来接。”

因为这个亲吻,她的脸红彤彤的,靠在椅子上,张嘴用力呼吸,好会儿,才缓回来一点。

慕少凌磁性的

声音在耳边响起,带着挑逗的旖旎一般,她若是再在车上,他说不定还要索吻。

身上的力气被抽走大半,阮白解开安全带下了车,站在路上像是踩在云端上,很不踏实。

慕少凌朝着她挥了挥手。

阮白回了他一个挥手,转身,往大楼走去。

回到公司,员工齐刷刷地向她问好,“阮总下午好。”

阮白被这个阵势吓了一跳,很快反应过来,点头道:“们好。”

周小素与李妮笑眯眯地走过来,三个女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不约而同地走进阮白的办公室。

李妮关上门,迫不及待地给她一个拥抱,“小白,可算回来了,这段时间担心死我了。”

她陪着宋北玺从国外回来,看到新闻才知道阮白出了这么一件大事,下意识的,就想要去找她,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

但是宋北玺却很淡定地拦住她,说是不要去添乱,慕少凌自有办法解决。

李妮才想着,自己没有任何的能力,过去也帮不了忙,只能按耐住焦急的心情,与周小素一起把公司管理好,等阮白回来。

阮白抱了抱她,一段时间不见,李妮好像又瘦了许多,光这样抱着,她感觉到她背脊的骨头硌人。

“别担心,我不是好好的吗?这段时间辛苦跟周姐了。”她认真道,从钱包掏出二十张百元大钞,“今天公司的下午茶我来请。”

周小素抽走钱,没有给她客气,“还是这个老板会做人,怪不得公司的员工这么拥戴。”

这段时间公司的员工也是蛮大压力的,那些部分是非黑白的群众得知公司是阮白开的时候,时常在公司楼下闹事,员工们顶着巨大的压力每天上下班,他们却依旧没有离开公司,而是选择与公司共同进退,实在不易。

阮白靠着办公桌,看着她们两人,关心公司的情况:“最近公司的业绩如何?”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