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白发老者自然暴怒,他身子后退,同时将放在身后的手骤然朝前甩出来,一股阴风冒出,便是缠绕在白发老者手掌之上,他的手掌迅速变黑,冷哼一声,也是一掌轰了出来!

“鬼骨?有意思!”

唐曼淡淡一说,看似缓慢的手掌骤然一急,下一刻便是轰的一声闷响。

只见这一黑一白的两只手掌对拍到了一丝,白发老者当即脸色猩红的一个踉跄,倒退出五六步才堪堪稳住身影,他脸上满是惊骇,“你,你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哦?可能什么?”唐曼朝他走去。

“不可能的,你怎么可能……”白发老者极速后退。

然而唐曼已经一掌拍去。

白发老者面色大变!

但就在这时候,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外面传了出来。

“呵呵,贵客居然到了天某的地方,天某没有出来迎接实在是抱歉了!门主稍安勿躁啊!”

唐曼眉头一皱的停了下来,白发老者煞白的脸露出终于松了一口气,刚才还一脸惶恐不安的许周也好像有了底气,阴冷的目光又在他脸上出现了,对他来说他的靠山来了。

我走到了唐曼身边,目光惊疑的看着外面。

清纯小辫子美少女户外稻田白黄交织清新养眼图片

这时,门外走进来两人,一个是穿着唐装的老人,一头黑发,却满脸皱纹,不过双目却炯炯有神,特别是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,好像和蔼可亲的老人一般,但我看出来了,这人应该就是苍天道人无疑了,他居然也来这种酒吧了?

而在苍天道人旁边的还有一人,却是一名身穿黑衣的丑妇,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气,但给我的感觉异常的阴冷,好像一具尸体一样。

我心中惊了惊。

他们来这里是要谈什么事吗?

白发老者,许周都走到了苍天道人身边想说什么,但苍天道人微笑的摆了摆手,却是看向了唐曼道,“门主生这么大气是为了何事啊?如果真是我茅山正宗做的不对,天某给门主道歉就是了。”

他般和颜悦色的样子,倒真有一派之主的风范,如果不是那只负屃说让我小心这苍天道人,不然我兴许就被他这和善的外表给骗了。

能在这种茅山正宗明显已经丢了脸面的场合下还能如此淡定,谈笑风生,这人城府之深,恐怕比曹三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而且唐曼跟我说过,她要苍天道人求她杀了许周,虽说我震惊,但我相信唐曼。

“真的要我说?”唐曼问。

苍天道人一愣,随即笑着点头。

唐曼抬起手指这许周,“这人偷了我长老的一只冥鬼。”

许周立马大怒,“偷?你说清楚一点,那只冥鬼是我抓住的,在我师傅面前你还敢污蔑我茅山正宗的弟子?!”

苍天道人笑着摆手,许周立马不说话了,他目光一转的看着我继续问,“门主说的长老是这位么?据我所知,门主的长老是三位吧,而且三位天某都有幸见过,这位面孔陌生得很,是新上任的门主?”

“对,他是新任的长老李天,而且也会是唯一的长老。”唐曼道。

我听得一愣,唯一?唐曼不准备再继续提升两个做长老了?

“呵呵,那天某倒看走眼了。”

苍天道人笑了笑,然后看着我道,“不过李长老年纪轻轻,就已经是三级算命师了,而且体内的命气远超自身境界,罕见,前途无量!”

我神色不变,我对拍马屁没多大感觉,但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我的境界了,让我吃惊。

微微的吸了口气,我盯着许周,他今天要是不将果果放出来,我不会让他离开的。

不过苍天道人这么一说,在场不少人面色微变了,许周与那个年轻人更加愤怒。

“好了,多余的话不多说了,让你徒弟将那只冥鬼放出来,今天就暂时结束。”唐曼道。

苍天道人点头,看向了许周道,“周儿,门主今天也在这里,师傅也在这里,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,对错我想门主会判断的。”

许周点头,然后看着我道,“是师傅,事情是这样的,徒儿与李长老发生了冲突,但李长老施展阴毒手段偷袭徒儿,还用一只女鬼攻击我,这只女鬼将我逼了出去,誓要徒儿性命的样子,徒儿与之斗法了一番,这女鬼败下阵来,徒儿本来也想杀了她,但无奈动了恻隐之心,也知道她修行不易,所以问她愿不愿意跟着我,这只女鬼考虑了一下,就答应下来了,事情就是这样,这只女鬼本来是要魂飞魄散的,但我给了她一次机会,让她活下来,然而李长老却强词夺理的说我抢了他的鬼奴,这点徒儿不服!”

说道这里,许周看着我的目光多出了一丝戏谑,我眼睛喷火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周儿你的确是给了那只鬼一条命,算是让她重获新生了。”

苍天道人恍然点头,便是看向了唐曼,“门主觉得呢?”

“强词夺理。”唐曼道。

苍天道人好奇的看向了我,“那李长老怎么看?”

“苍天道人是什么意思?”我盯着他反问。

“哦,李长老有何疑问?”苍天道人道。

“呵呵,疑问?你徒弟既然说得这么好,那么就是说他拿了我的冥鬼,还是为她好了?”我问。

“现在天某是觉得这样,”苍天道人点头。

“好,那我可以理解为,我现在去抢苍天道人你徒弟的东西,也可以说是为他好吗?”我冷冷道。

苍天道人一愣,随即笑了一声,“李长老这般说可有些强词夺理了,周儿虽说是天某的徒弟,但天某在门主面前也绝对没有偏袒的意思,只是觉得有些东西,有能力的人才可以拥有,李长老带着你门主过来兴师问罪的,这可不是一个大男子所为的。”

他说道这里,话锋一转的看向了唐曼,“门主你说对吗?”

唐曼目光一凝了摇头,“不对,我不是问你的意思,我不想听他胡说,我只是让你徒弟将那只冥鬼交出来,仅此而已,一句话,交还是不交。”

苍天道人干咳了一声,他一旁的丑妇冷哼了一声,盯着唐曼冷声道,“真是好大的口气啊!在茅山正宗数百年的底蕴面前,你一个区区乌合之众的组织说这话你还要脸吗?”

唐曼神色不变,瞟了丑妇一眼,淡淡道,“不关你的事别说话,如果你觉得无聊了,那我可以陪你玩玩,但就是不知道你承不承受得住了。”

丑妇当即神色一冷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没人敢这么跟鬼某说话的,那么今天茅山正宗不杀你,鬼某也要让你后悔说这话。”

“没问题,我会陪你玩玩的!”

唐曼点头,“但现在我在问他,所以你硬要插嘴,那么我也不介意先让你吃点苦头的!”

“好,好!”

丑妇连说了两个好字,丑陋的脸上满是杀意了。

苍天道人道,“门主这么说不对了,事情现在已经说不清了,各执一词,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谁有资格拥有那只冥鬼,而且既然是两个后辈的事,让他们两个后辈自己解决就行了,李长老觉得呢?”

我眉头一皱,盯着许周,我自然是知道这苍天道人是什么意思,证明谁强就行了。

他这是让我跟许周比试的意思。

我也正有此意,现在这种情况,苍天道人在,白发老者在,还有那个丑妇在,如果唐曼翻脸的话,对我们两个形势不利,这样“公平一点。”

唐曼看了我一眼,轻声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什么,我神色一动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