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馋嘴少女清新诱人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淡白色的灯光下,男人浑身赤~裸了。

季亦诺脸色明显的发白,替他擦洗的动作更是僵硬至极,手背上一根根浮跳的青筋泄露了她的紧张。

她拼命的将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画面抹去,又一幕幕的回想着她和苏言曾经住在一起时也拥有过的美好。

……

他总是喜欢一瞬不瞬的静看着她,一双净眸清澈如洗,浅浅淡淡,她那时候读不懂,如今再一细想,其实那是心动啊。

她喜欢偷亲他,时不时的蹭他胸口摸一把吃***豆腐,他生气极了,却从来都没推开她过,反倒自己浑身紧绷得像电线杆子,碰都不敢碰她一下。

甚至,在她精神状况不好的那段日子,她撒娇缠着他要一起洗澡,他们在浴室里赤**裸相对,即便那时候她成了七岁小女孩,他是她大喵爹,可她对他却有一种过分的依赖,更强烈的占有**欲。

甚至他们还做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,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,他对她的宠爱,呵护,骄纵,那么那么多的不舍……

他爱她啊。

苏言……

……

季亦诺眸光一晃,恍然间,她眼睛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,化作一片热潮涟漪。

忽的,细细碎碎的落下来了。

“大喵喵,我爱……”她笑着说,死死咬紧的嘴角被咸涩染湿了。

替他擦洗完后,季亦诺又帮苏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,然后端着热水盆飞快的走去了浴室,脚步有些急乱。

“咔哒—”

那扇简致的玻璃门锁紧了,不消片刻,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氤氲缭绕的热气里。

季亦诺蹲坐在喷水的洒花下,身上穿着的粉色睡衣全都被水淋湿了,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她低低的垂着头,暖色的灯光在她的眼翦下覆了一层薄薄的暗影,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热水,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大喵喵……”疼涩的喉咙,一声声呜咽哭泣。

过了很久,那听得心惊的水流声才停息了。

季亦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公爵还没睡,一直守在门外等她,她爬上床,钻进了苏言的怀里,鼻息下净是她熟悉的甘草淡香。

她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,淌落的灯光仿佛打了一层高光,五官更加分明立体。

“大喵喵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季亦诺小手一绕,紧紧的环在了他的腰际,他们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诺八点钟就起床了,先给他洗脸刷牙之后,她才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如今苏言只能吃流食,而且还需要借助胃食管,因为冰箱都已经塞满了,所以她这两天都不用去超市购物。

季亦诺几乎一整天都和苏言在一起,下午的时候她本想着把他背到别墅外花园晒晒太阳,虽然她是女孩儿,可从小就八十公斤负重穿越死亡森林训练,所以对她来说背他下楼不是难事儿。

但因为苏言后背断裂的骨头还没愈合,不适合移动,所以就在房间里呆着,她和他说话,给他念故事集,倒也安逸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