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♂? ,,

听见她的声音,余越寒烦躁的心,瞬间变得平静。

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
换了一只手拿住手机,宠溺的启唇,“乖乖的待着别动,我现在就回去陪睡觉。”

挂了电话,他没有再看梵羽。

径直的上车,吩咐助手开车。

很快,驶离了这一方。

长堤上,只剩下梵羽一个人安静的站着。

夜很深,也很静。

静到,他只是站的离余越寒比较近,就听见了他电话里传出的,她的声音。

她撒娇的声音。

她对余越寒的依赖。

日系校服初中学生妹田园写真

还有她故意装出来的嗔怒,其实是对余越寒的思念……

这样的六六,他从来没有见过。

陌生,又让人爱不释手。

梵羽双手抓住长提的护栏扶手,手背青筋泛起。

眼底,是掩不住的不甘……

放手,他真的可以吗?

余家别墅。

夜已经深了。

主别墅区,依旧灯火通明。

年小慕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挂了电话,抓起一包零食,撕开就吃。

嘴里刚塞了东西,突然想起什么,扭头看向身旁的管家。

“太晚了,我一个人等余越寒就好,先去睡吧。”

管家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职业装,非常专业的道,“少爷交代了,要我照顾年小姐,直到他回来。”

管家是出了名的老古板。

跟他讲道理,是讲不通的。

年小慕放弃了劝说他先去休息的想法,举着手里的零食,“那要不,一起吃点?”

边吃边等,时间能过的快一点。

哪里知道,管家瞥了一眼她手里的零食,立时嫌弃的皱起眉。

“年小姐,零食吃多了,对身体不好,我去给洗点水果,水果富含维生素,还能补充身体流逝的水分。”管家往厨房走的路上,还一直碎碎念。

“现在的小年轻,仗着年轻,就不注意自己的身体,这样下去怎么行,身体还是要注意的……”

年小慕:“……”

被管家念了一顿,年小慕再看一眼手里的零食。

想要再吃,都觉得自己大逆不道。

正犹豫着,是要吃,还是不吃,就听见别墅外,传来车子的声音。

她心里一喜。

刚将手里的零食袋放下,站起身。

下一秒,余越寒的身影,出现在别墅大门前。

踏星月光辉而来。

如同她的盖世英雄,一瞬间安抚了她心里所有的不安。

见他朝着她伸出手。

年小慕的小心脏,顿时按捺不住,噗通噗通乱跳,拔腿就朝着他跑过去。

一个蹬腿,整个人都扑进他怀里。

手脚并用的挂到他身上。

“混蛋,去哪里了?我睡醒就不见了,我做噩梦了……”年小慕说到后面,声音突然哽咽。

一个人惊醒的恐惧。

那种周围一切都格外安静,世界仿佛都只有她一个人的感觉,让她害怕的抱紧了他的脖子。

或许是梵羽白天说的话,刺激了她的记忆。

她又梦见了那场大火。

熊熊的火光,如同梦魇一般,席卷了她在乎的所有人……

包括他和小六六。

她当场就吓醒了,着急的想要去抱他,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