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() 矮子怕人说他矮。

胖子怕人说他胖。

怕老婆的人,最反感的就是被人揭穿怕老婆的事实。

通常,妻管严被人揭穿怕老婆的时候,都会面红耳赤想都不想的否认,并且怄气的做出一些事情,证明自己不怕老婆。

正如此刻的秦风,他就很直白的证实了这个定律。

被秦薇一阵冷言嘲语后,秦风红了脸,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,竟是当场在李秋雪远远注视着的情况下,毅然决然的打开了秦薇车子的后备箱,从中拿出行李箱,紧紧抓在手中态度很明确。

那边的李秋雪黛眉微蹙:“混蛋……”

“何止是混蛋?简直就是畜牲!”林静打抱不平道:“秋雪,这家伙真是太过分了,居然都敢当着你的面,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了,你必须要对他严惩不贷!”

站在一旁,一直都很安静,尽量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安知雅,瞧见秦风那边的画面,也是俏脸微红,暗自为秦风担忧。

这家伙,怎么就这么欺负人呢?大庭广众之下,帮别的女人提行李,这不是摆明了给总裁难堪吗?

以总裁的性格,事后肯定不会轻饶他吧?

而这边的秦风,此时哪能管李秋雪那么多?从车上拿下秦薇的行李箱后,他第一时间回到秦薇面前,颇有几分怄气的味道:“怕老婆?你看我这样子,像怕老婆吗?你的行李箱,我只是不想拿,绝对不是怕!”

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

“看出来了。”秦薇偷笑着说道:“事实证明,你的确不怕老婆,是我误会你了!”

“知道就好!”秦风没好气的说道:“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?没问题的话,我带你去酒店入住。”

“行,你带路。”秦薇笑道。

秦风撇了撇嘴,就欲往酒店那边行去。wavv

却在这时。

“哎哎哎,秦风你等等!”一边的秋梦蝶看够了好戏,这时候也是忽然出声:“反正都顺路,帮我也提一下行李箱呗!”

“什么?你也要?”秦风剑眉飞扬:“我哪有那么多力气?自己提!”

秋梦蝶眯着眼睛笑了:“你确定?”

“我……”秦风顿时说不上话来。

因为在秋梦蝶的眼神中,他看到了危险的味道!

以秦风对秋梦蝶的了解,他敢肯定,只要这个时候他敢坚定不移的拒绝,秋梦蝶就敢义无返顾的,大声说出一些令人解释不清楚的话来。

比如,我怀孕了。

又比如,秦风你这个负心汉,睡了老娘那么多次,连行李箱都不帮忙提一下,你还算是个男人吗?

如果等到秋梦蝶说出这种话,先不说现场这么多人会怎么看待秦风,就李秋雪的怒火,那咱也消受不起啊!

退一步,海阔天空!

满心无力感的吐了口气,秦风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:“好吧,我帮你提,我帮你提总可以了吧?”

“当然可以!”秋梦蝶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:“咯咯,我就喜欢你这有苦说不出的憋屈模样,真的太可爱了!”

此时此刻,秦风只想杀了这妖精,还有林静那妖精!

搞什么破西瓜?叫谁来一起玩不好,偏偏要叫秋梦蝶这么个黑山老妖?所谓的团建,就是团起伙来欺负老子的吧?

生活不易,且行且珍惜啊!

“唉!”

面如死灰的秦风叹了口气,奈何命运作弄,只能硬着头皮,在周围一道道奇怪的目光下,帮秋梦蝶的行李也提了出来。

有些人,总是不怕热闹。

已经感觉很崩溃的秦风,正准备拖着两只行李箱,去李秋雪那边接受另外三只行李箱,然后像头蛮牛的走向酒店。

柳思涵那妞儿,又忽然拉着行李箱来到他面前。

秦风眼睛一瞪: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
“嘻嘻。”柳思涵嬉笑道:“反正你的行李箱也很多了,不多我这一个,要不……帮我也提一下呗?”

“你自己没手没脚吗?”秦风一脸火气。

柳思涵撅着小嘴,一脸可怜相:“人家怕累嘛,待会儿咱们不是还有活动吗?要是拖行李拖累了,不就没精力玩了吗?”

秦风:“……”

我杀你家你信不信!

奈何,这世上没有那个男人,能够扛得住一个超级美女的糖衣炮弹,即便秦风向来抗拒柳思涵,最后还是受不了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,含泪收下了她的行李。

整个现场的气氛都变味了。

秦风,一个人,两只手,两条腿,硬生生的扛起了六只色彩不一的行李箱,艰难而痛苦的推着往前走,每一步踏出,都仿佛用尽了身的力气。

重的不是行李,是人心!

在这辛酸一幕的背后,则是又跟着六个风格迥异的超级美女,冷若冰霜,温柔文雅,妖娆撩人,性感诱人,英姿飒爽,清纯动人……

李氏集团的诸多精英们,目睹着眼前一男六女的画面,无一不是膛目结舌,乃至是灵魂都被深深震撼了。

“秦风真的好不容易啊!”

“如果可以,我也想这么不容易啊!”

“我不贪,只要其中有一个行李箱能让我来提,我就能心满意足做梦笑醒了!”

“……”

秦风永远不能理解,此时此刻他承受着的伤痛,对于其他男人而言,却是一件幸福到可以窒息的美差事。

秦风已经很狼狈。

心中有火气的李秋雪,却感觉这还不够。

美眸一转,李秋雪转头看向身边跟着的安知雅,笑着说道:“知雅,秦风好像挺喜欢干苦力的,把你的行李箱也交代给他吧。”

“啊?”安知雅愣了愣,急忙摇头:“不用了总裁,我自己能提!”

“出来玩,你我就是姐妹,就不用再称呼总裁了。”李秋雪微笑道:“还有,不用跟我客气,于情于理,你这行李箱都不该自己来提。”

安知雅面露忸怩之色,她实在不忍心让秦风受苦。

李秋雪黛眉轻皱。

安知雅顿时心头一惊,不敢违抗,急忙拉着行李箱加快脚步,追上秦风的步伐,然后忍痛将行李箱塞到了秦风的手中。

秦风:“……”

女人,都是魔鬼!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