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当晚夜沧辰再次潜入了公主府,也现事情比他想像中要复杂的多。

“皇兄连皇姐都不相信?”这是夜沧辰没有想到的,“可是,我的那封信皇兄应该一看便知道是我才对。”夜沧辰略迟疑,“亦或是,皇兄连我也不相信吗?”沐影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,“我必须想办法让你快点入宫去,今日太子已经开始对你的旧部动手了。时间拖的越久只怕会有更多的朝中大臣遭受到伤害。你们刚

稳定了边关,内朝可不能就这么乱了,给敌国趁虚而入的机会。”

夜沧辰看着沐影,“你有办法带我入宫去吗?”

沐影摇头,“暂时还没有想到办法,整个皇宫像是铁桶一般滴水一漏 。你我再强的轻功,也是无法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,更不要说还要潜入皇上所在的宫中。”

打更声从外面传来,夜沧辰道,“夜深了,我先回去了。我这边也看看有没有可以用得上的人,你也想着,再联系吧。”

沐影点头,随后又道,“墨卿还好吧?”

“恩,很好,放心吧。”“太子看的太严为了不让他怀疑,我基本不怎么出门。若是没有希儿我倒是能晚上去一趟卓府,只是自从岚儿被囚在宫中,希儿便开始粘我,半夜总是会找我。”沐影心里也有些着急,他们都回京这么多天

了,他连墨卿的面都没见到。

“我会跟卿儿说的。”远远的传来孩子的哭声,夜沧辰看着沐影,“是?”

沐影点头,“恩,估计是又闹觉了。”

“我先走了,你照顾他吧。”夜沧辰道,“我们尽快处理完这件事吧,到时候我这个舅舅也能见见外甥了。”

白皙朵朵甜甜的笑

“我也好好想想,我有没有可以用的人。”凌崎说,“明日我便出去转转。”

“宫里我倒是有能用的人,只是最多也只能胳膊来递递消息,倒没有那份能办成这件事。”因为皇兄的原因,一直以来他也未专注于在宫中培养自己的人,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竟是这般的不方便。

卓越道,“要不我明日下朝的时候看看,有没有能帮上门的。”

白成岳拒绝道,“你一向只忠于皇上,也很少跟其他的人结实,还是先别试探了,若是一个小心被人有所觉反倒不好。”

凌崎急的敲打着茶盖“我们就是以前太不在意这些了,现在居然连用的人都没有。”

“我有。”韩墨卿开口。

众人皆看向韩墨卿,夜沧辰问,“你在宫里有能用的人?”

“应该可以一试。”韩墨卿看着夜沧辰道,“不过,如果找她,我们的行踪定然是要被暴露的。而且我也不能肯定,她一定会帮我。如果,她拒绝,我们便会多了一些麻烦,比如说,知道我们行踪的她。”

坐在卓越身后的蒋蕴柔看着韩墨卿,总觉得她口中说的这个人她也认识,“是谁?”

“你也认识的。”韩墨卿回视蒋蕴柔,“太子的侍妃,章芙。”

蒋蕴柔惊讶的看着韩墨卿“章芙?她,会帮我们?”

韩墨卿摇头,“我也不是很肯定,不过三年前我欠她一个人情。”

凌崎听了道,“王妃若是她欠你一个人情,我还觉得说的过去,但是你欠她一个人情?然后还要她帮忙?”

蒋蕴柔并不赞同,“她对你一向很有敌意,别说让她帮忙了,只怕让她看到你,她都会去告诉太子去。”

“所以,这是挺而走险。”韩墨卿说,“以她的身份,安排夫君进宫的机会很大。”

“可是,墨卿,在请她帮忙前我们都要知道, 她是敌非友。”蒋蕴柔说“当年你们未嫁人之前生的那些事情,你都忘记了?就算你忘记了, 你觉得章芙会忘?”“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,我之所以想到她并不是慌不择路,而是有一些把握的。三年前,她曾帮过我,跟我说过一些话,所以,我才会觉得这个险可以冒。”韩墨卿看着众人道,“只是这个险有点大,若是

她不帮忙,为了不泄露我们的行踪,我们还要善后她。”

夜沧辰道,“几分把握?”

“五分。”韩墨卿看着夜沧辰,“而且还必须由我出面,亲自跟她谈才有可能的有这五分的机会。”

蒋蕴柔看着韩墨卿的肚子,“你这样怎么出门?若是没有身孕你或者还能乔装一下,可是你这样很不方便。”

韩墨卿看着蒋蕴柔道,“那就将她请到卓府来,以我的身份。”

“不行。”卓越拒绝,“若是她得了消息直接转头告诉太子了呢?到时候你们的处境就危险了。”

“不会的,在没有亲自确定以前,她是不会跟太子说的。”韩墨卿看着卓越道“对于她,这一点的了解我还是有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那便按你的计划来吧。”夜沧辰出声说“我相信你,不过我们也要做好准备,你准备些用得上的药。”最后一句话是对白成辰说的。

蒋蕴柔心里还是担心,“如果她先假意答应,回去再将你们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太子呢?”

“所以,是挺而走险。”韩墨卿说。

蒋蕴柔不赞同这种不是成功便是灭亡的办法,“我看我们还是再想想办法吧,虽然早点解决比较好,但也不是非要这么急的。”“很紧急,太子已经开始出手,若是就这样下去,夜玺国的朝堂只会被太子掏空,跟契烟国的战事刚息。若是此时其他国得知我们内乱,再加上三年的战事,我们兵马已经亏损很多,到时候趁虚而入,夜玺

国便就内忧外患了。”卓越看着蒋蕴柔道,“这不仅仅是太子跟王爷之间的事。”

蒋蕴柔下意识的躺开卓越的眼神,“难道,就非要这么冒险?”“现在也不得不这么做了,如果太子还没动手,只是囚禁着皇上,还可以等等,但是今日他已经开始动手,那就等不了了。再多几个,朝中人心惶惶,这国就不稳了。”要不然,他也不会想着明日要不要回

凌府看看有没有人可以帮得上忙的。

“那就做吧。”

众人皆看向韩子歌,自议事以来他从来只是听未有一次过言 ,现下他突然说出声说话,倒让人很是惊讶。

韩子歌迎着大家的目光道“我们总要做些什么不是吗?与其瞻前顾后不如搏一搏,不管什么样的结果,都一起承担就是了。而且,我相信姐姐。”

凌崎觉得他说了一大堆也只有最后一句才是他同意的真正原因。

蒋蕴柔说,“既然决定了,那明日我便去太子府,找章芙。”

韩墨卿看着蒋蕴柔,“那我便在府中等着。”

蒋蕴柔点头。

夜沧辰“那这件事就先这样办,卿儿你跟我们一起议事很久了,去休息吧,我跟卓大人还有凌崎他们还有事情要商量。”

韩墨卿起身,蒋蕴柔也跟着站起来,“我扶你回屋。”

“恩。”

待屋子里女子都离开后,夜沧辰对着卓越道,“我们需要做一些安排了,不管接下来会生什么,我们至少要让她们能身而退。”

夜沧辰虽然没有明说她们是谁,屋子里的人心里都清楚,她们,他们的妻。

卓越出声说,“以我们几个人只要计划周密,让她们身而退倒也不是件难事。”

“所以,我们需要安排一下。至于这件事,她们没有知道的必要。”夜沧辰看着坐在桌子最边缘的韩子歌 ,“子歌 ,懂吗?”韩子歌点头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