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清纯学生妹妹校园楼梯间的青春写真图片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招招手,赶紧上!

十几个人面面相觑,眼角一扯,算了,都到这一步了,而且女王姑姑都发话了,跑是跑不掉了的!

所以说,自己刨的坑,跪着也要给它填齐的!

不对,他们明明都是被那只妖孽大Boss给坑了啊啊……

靠**!

一众儿人抿唇,咬牙,深呼吸,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婚礼玻璃礼台,横三排竖五行整齐排队型。

玄非站在最中间,漂亮的打了一个响指,大家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第二颗纽扣,性感的锁骨半露,又弯腰低下去将西装裤边卷起来,直接成露脚踝的九分裤,不知道从哪儿一人手里摸出来一件骚包粉的竖条纹冰丝睡袍,胸前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朵红玫瑰。

“哗哗哗”,动作颇为一致的套在身上。

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潇洒伴郎们顿时化身成一群慵懒纨绔痞花大少。

既然要show,那就必须嗨翻全场不是?

果然,台下面所有客人们全都眼前一亮,有点儿激动了。

……

玄非又妖艳一笑,

“艾瑞巴蒂(everybody)!Showti!Music!”

然而,当宾客们听到音响里飘出来的音乐时,突然,全场惊呆静寂了一秒,然后……笑抽了。

“甜蜜蜜,笑得甜蜜蜜,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

时沐阳正喝了一口香槟,直接喷出来,这是……《甜蜜蜜》?而且,还是Rap摇滚版的?

说好的全球高端国际范儿,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呢,为什么……这么乡村接地气儿啊!

o(╯□╰)o

真的确定不是来搞笑的?

……

婚礼台上的男人们已经开始表演了。

集体单脚半退,单手一叉腰,抬头,挺胸,提屁股,嘴角掀起一个撩人微笑特雄赳赳的齐声喊,

“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是谁,回答才是理所当然!为了阻止这个世界被毁灭,为了揭开所有的明天真相,为了守护我们的倾城之,我们就是—-”

十五个男人一起单腿弓箭步提上前,手臂挥扬,摆一个奥特曼打怪兽的起飞姿势,将胸口的玫瑰花齐刷刷的举向台下的某对新郎新娘。

齐声一喊,

“天下无敌的神奇宝贝,恶魔小可爱死忠党!!!”

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一片欢声。

季天沫笑得恨不得要拍桌子,“还神奇宝贝,这一定是非小三编的词儿,真不要脸,哈哈哈……”

而玄辰皓,季少爵,季天洺,玄辰星……等一群老子们,相当魂淡的面面相觑,翻了一个大白眼,为**毛他们觉得好丢脸?

艾浅浅已经笑倒在季三少肩膀上了,看过来说,“我想到他们小时候了,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这群小男娃被换装打扮?”

“啊啊……对对对!”萧小小激动一呼,“全都打扮惊人啊,我们家小南小北spy成‘黑白双煞’,哈哈哈……”

猛地,一群爹地们脑袋一闪,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丢脸了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