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*** 办公室内安静下来。

郑翔已经着手处理善后的事情,毕竟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被抬着送出恒耀集团,那么多双眼睛目睹了,该封的都得一一封。

阴霾从陆湛深眼底彻底退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份暖暖的温和。

乔晚晚紧捏着手中的股权转让书,卷翘纤长的睫毛翩然扇动,她的眸中溢满感激:“谢谢陆先生,谢谢你帮我拿回爸爸的公司。”

坦白,他刚才那副冷酷阴狠的模样,一度吓到了她,可是见到方雨柔母女那副凄惨的样子,她心里还真是解恨。

他没有言而无信,他让方雨柔失去了所有股权,他帮她拿回了属于她的东西,还替她出了一恶气,她真心谢谢他!

凝视着她温润的脸庞,陆湛深俯身,急切地撬开了她的唇

可是下一瞬,乔晚晚却轻轻推开了他,并且侧过身去,连眉心都拧了起来。

他重新寻觅上她的唇,有些不满她的反应:“为什么躲开?”

拢着脑,乔晚晚轻声娇嗔:“你身上有味道。”

下意识的,她便这么回答了。

贴着她的耳垂,他轻啃,吐出一片灼人的气息:“什么味道?嗯?”

平刘海清纯萌妹子校服写真清新可爱

水晶般透澈的眸子缓慢转动,乔晚晚嘴里发出嘤嘤声响:“香水的味道”

他的身上,是一股刺鼻的香水味,是方晓希的味道,染得他一身都是!

她的呼吸间,部都是那股呛人的气味,她觉得很不舒服,很不喜欢!

她完不知道,她的语气里,充斥了多么浓重的酸味,而她此刻的表情,又是多妩媚动人。

陆湛深菲薄的唇弯起弧度,轻啄在她挺翘的鼻梁,醇酒般的嗓音让人不可自拔沉醉:“吃醋了?”

乔晚晚的心,咚咚直跳!

吃醋?她吗?她才没有!

可是,她觉得自己的脸好烫,浑身都是烫的

“我没有,我就是”就是情不自禁也莫名其妙的,出这种让人产生误会的话。

她接下来的声音,尽数被他堵在喉咙,他的吻,像狂潮骇浪般侵吞了她部思绪。

也许觉得吻得不够彻底,他抱起她,将她放在办公桌上,他的手心撑托在她的后脑勺,让她的脸彻底迎向了他。

“可不可以不要亲了别人会看到的。”乔晚晚越发慌张,因为男人的眼眸已经满含**,而她的唇也已经被蹂躏得酥酥麻麻。

这里可是总裁办公室,他难道不怕被属下看到吗?

陆湛深停了下来,牵起她的手,离开了会议室,走进了刚才那间休息室里。

关上门后,当着她的面,他慢条斯理地将自己脱了个干净,一身结实的腹肌赫然呈现在她眼前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乔晚晚的脸仿佛抹了一片朝霞,漾起红澄澄的光泽。

男人不话,只是薄唇轻抿,然后打开旁边的柜子,从里面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衬衫和西装。

别她觉着难闻,他自己都厌恶这一身刺鼻的香水味。

换好衣服后,他重新将她搂在怀里,眼里噙笑:“还有味道吗?”

乔晚晚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他是进来换衣服的,因为她觉得难闻,所以他特地把衣服换了。

他欺近:“可以继续了?”

“啊?”继续

旋即,就在沙发上,她被他压在身下,吻得尽情肆意。

她没有挣扎,也没有抗拒,只是乖乖闭着眼睛,默默承受着他的袭卷。

心里,忽然冒出一道声音

乔晚晚,为什么对于他的亲吻,可以这般坦然接受了?似乎连害怕都已经忘记了。

叩叩叩

伴随着急促的敲门声,郑翔的声音响起在门外:“陆总,您在里面吗?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

沙发上,陆湛深置若罔闻,依然撑在那儿,霸占着那张只属于他的唇。

到底是公司,更深入的事情,他终究是忍住了。

“陆先生”

“我的休息室,没人敢进来。”

“”

过了几分钟,休息室的门才被打开。

陆湛深走出来后,立刻将门带上,免得里面那个酥软的女人暴露在别人眼皮子底下。

“陆总”郑翔有片刻恍惚,镜框背后的那双眼睛蹭得发亮!

刚才休息室里,到底是何等激烈的战况,竟然连衣服都换了一身,真是叫人瞠目结舌。

清清嗓子,郑翔正色:“陆总,人已经送去医院了,估计是吓晕的,身上顶多也就是骨折,没什么性命危险。”

“中午让餐厅做份鸡汤,送到休息室。”陆湛深接过郑翔手中的会议议程,边走边翻阅起来,脸上没有泄露丝毫表情。

这样的吩咐,让郑翔一脸蒙逼,迟钝地哦了一声。

会议室门,陆湛深忽然回头睨了郑翔一眼:“今天的会议你不用参加,休息室那边,多照顾一下。”

“是。”郑翔此刻好想咆哮一嗓子,这是活生生的铁树开花啊!

将近两个时,这场会议仍然没有结束,乔晚晚过来的时候没有带任何东西,所以这会儿,她也只能干巴巴地坐在沙发上等着。

午餐时间,郑翔亲自把饭菜端进来,脸上堆满了阿谀奉承的笑容:“乔姐,先吃饭吧?”

乔晚晚赶紧起身,回以礼貌的微笑:“给你添麻烦了,郑秘书。”

“哪里的话,乔姐客气了,都是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郑翔将托盘放下,随后站在边上,这架势,似是不打算离开了。

郑翔的目光停留在乔晚晚身上,只是掩饰的很好,完没有让人察觉到异常。

这位乔姐也的确是豁得出,暗地里陪着不算,还直接跟来了公司,还直接在休息室里

可是话又回来,这女孩倒是完没有给他世俗的感觉,这双清澈的眸子看起来通通透透,绝对不是那种满怀心机的女孩。

再结合刚才办公室里的那一出,事情串联在一起,大致可以猜到七七。郑翔多了几分同情,心里叹息,哪怕他家总裁再权势、再矜贵、再万人敬仰可是花样青涩的年华,该是好好念书奋斗的年纪,如果可以选择,又有哪个女孩甘愿出卖身体?甘愿沦落成这样?***

admin